所在位置: 前沿科技首頁 > 最新文章 > 精準醫學  > 正文

戰疫院長訪談錄|北京醫院院長王建業:把隊員都平安帶回去我才放心

2020-03-13 09:51:17 來源: 健康報 作者: 張燦燦

3月4日早上8點,電話那頭,王建業的聲音聽起來有點疲憊。“昨晚6點多,我們第一批收治的一個病人突然不行了,他才47歲,父母都因新冠肺炎去世了,我們上了12名各學科的專家和專科護士,床旁血濾機、ECMO兩臺機器都用上了,大家忙活到凌晨4點,總算把患者的命保住了。待會兒,還要和我們大本營進行遠程會診。”

一連串的有驚無險

2月7日,62歲的王建業帶領北京醫院第二批醫療隊奔赴武漢。“去武漢我有兩大任務,一是盡最大努力救治病人,二是把北京醫院這151名隊員完整地帶回去,一個都不能少。”王建業說。

2月7日下午3點,醫療隊乘坐包機抵達武漢。那時,武漢一天來好幾架包機,全是各地緊急馳援的醫護人員。4點抵達賓館,沒有熱水,沒有晚飯,只有3名保安和2名工作人員發放房卡。晚上10點多,當地聯絡員通知他們換酒店,因為突然發現有十幾個從外地回來的密切接觸人員在同一酒店隔離。王建業立即通知所有隊員緊急轉移。在指揮部的協調下,盒飯終于送來了,此時已是深夜。

剛在同濟醫院中法院區工作一周,院區數名廚師又被隔離了。王建業反復囑咐大家,上班時寧可餓著肚子也不許吃任何東西。同日,和他們住一個酒店的另一家醫院的幾名護士出現腹瀉。“我警惕性高,趕緊與兄弟醫院領隊商量,通知大家不許在餐廳吃飯,打飯回房間各吃各的。”

“剛來時生活較為艱苦,少有肉菜,醫護人員體力消耗大,一個班次頂不下來就餓了,還有隊員發生了低血糖。”身為全國政協委員的王建業趕緊通過政協委員群呼吁,一些政協委員通過各種途徑給他們送來了午餐肉罐頭、風干牛肉等,四五天后,伙食才逐漸改善。

8人感控團隊全天候“盯著”

北京醫院醫療隊分為醫療、護理和感控三個團隊,醫療團隊和護理團隊負責患者的救治工作,感控團隊負責防止醫護人員交叉感染。

“我們的感控團隊力量非常強,不光有3名醫院感染管理處的專職人員,還從非典時進過隔離病房的資深護士里抽調了5人。”王建業說。感控團隊重點開展人員防護培訓、工作區和生活駐地的感控管理。醫務人員出入感染病房時,穿脫防護用品不僅要自查、互查,還要經過感控人員督查,合格的才可以進。王建業一直強調要科學防護,防護做不到位不能硬上,醫護人員都倒下了,以后誰給病人治療?

“一定要把所有法子都用上”

醫療隊抵達武漢的第二天,就整建制接管了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B座11層(東區)重癥病房,一共50張病床,在24小時內就收滿了病人。

“我們來到病區,還不到2個小時,送來1位危重癥病人,我們甚至還不太清楚病人的病史,不清楚病情程度,還來不及搶救,就去世了。”時隔多日,王建業仍記得當時的場景,“再遇到危重病人,一定要把所有法子都用上,不能留任何遺憾。”

抵達武漢后,發現病房有些醫療設備不夠,醫院租了箱式貨車,2個司機交替著開,呼吸機、床旁血濾機、除顫儀、超聲心動、血氣分析儀及遠程會診儀全帶來了。前段時間最著急的就是氧氣壓力不夠,一天全院只給300瓶氧氣作為補充,1瓶只能用2個小時,醫務人員非常急,有一種有勁使不出的感覺。現在隨著部分病人治愈出院,他們管理的50張床,已經空了十幾張床,“最困難的時刻終于過去了”。

然而,讓王建業沒想到的是,第一批病人出院時,有的因為封城,沒人來接;有的因為其他親人都去世了,情緒失控;有的好不容易被送回家,卻發現自己沒有家里鑰匙。“身體上的病痛治好了,心靈上的傷口不知何時才能愈合。”王建業說。

“必須上多學科團隊”

新冠肺炎隨著病情的發展會攻擊人體很多器官,不能光盯著呼吸系統,必須上多學科團隊,這一點醫院在組建醫療隊時就考慮到了,除了呼吸科、ICU醫生,急救醫學、心臟、腎內、消化、中醫及腫瘤專業也來了很多專家。此次疫情的危重病人中,老年人居多,而北京醫院的優勢就在于老年醫學和多學科綜合管理。

為了把危重癥病人從死神手里搶回來,醫院組建MDT團隊,采用每日聯合會診機制,實行“一人一案”,精準施治。每天上午,奚桓常務副院長和在醫療隊駐地下班休息的專家、醫生組長通過視頻與病區建立遠程會診,討論危重病例,制定個性化治療方案,積極探索治療藥物的臨床應用。例如,為及時控制炎癥風暴,醫療隊經過會診研究,較早使用了托珠單抗進行治療。醫療隊還建立了與醫院本部的遠程實時聯系,利用大本營強大的醫療專家資源,為病人制定最優治療方案。

“考慮得越細,隊伍越好帶”

抵達武漢后,醫療隊根據北京醫院黨委的決定成立了臨時黨總支,下設三個臨時黨支部,王建業院長作為黨總支書記,提出了5個關注:

一是關注隊員們的工作,科學合理排班。第一批隊員已經來了40多天了,安排他們休了6天;第二批隊員也工作4周了,現在是每工作10天讓他們休2天,開始考慮安排輪休。

二是關注隊員們的生活,照顧不同地域隊員的飲食習慣,確保隊員的營養攝入;有的隊員出發時走得匆忙,衣服沒帶夠,醫療隊也協調購置。

三是關注隊員們的身體,要求大家每天監測上報健康狀況。有一天,王建業聽到一個醫生咳嗽,盯了好幾天,后來發現是消毒劑過敏。

四是關注隊員們的心理健康。剛開始來的時候,大家或多或少有點恐懼,現在工作順利也適應了,“最怕大家腦子里那根弦松了”。在武漢時間長了,有的隊員會想家,王建業就跟隊員們說,很多人一生都不會遇到這樣的事情,到了晚年的時候,你回過頭看看,想想當年干過的事,還是很值得的。

五是關注隊員們的家庭。隊員有家屬需要住院的,醫院協助解決,多部門籌措物資,給隊員們家里送去口罩、家用消毒酒精及牛奶、蔬菜和水果等。

每天早上7點吃完早飯后,王建業院長和奚桓副院長會帶領幾位處長送上早班的醫護人員出發,這些每天準時出現的身影讓隊員們心里很溫暖。“你考慮得越細,你的隊伍越好帶。關心不是口頭說說,要拿出實際行動。”王建業說,這是他40多年工作積累的經驗。

感控培訓做好了才不慌

“經過這場空前的疫情,您有哪些思考?”面對這個問題,王建業說,首先要建立更加完善的公共衛生體系,尤其對于新發傳染病防控,要給予足夠的重視。從醫院層面來說,比防護物資儲備更重要的是要加大感控知識培訓力度。“我們不是傳染病醫院,醫護人員雖然具備基本的防護知識,但遠遠不夠”。恐懼是最大的敵人,疫情剛開始時,很多科主任都來要高級別的口罩,全院一共也就幾千個。我們一個科室一個科室地進行傳染病防控知識培訓,對保安、保潔、收費員等也進行了培訓,

掌握了科學防護知識,心里才不慌。

“疫情結束后回到北京,您最想做什么?”

“第一件事就是,解除隔離后,我要給所有隊員做一個全面的體檢,要確認所有隊員身體和心理都沒有問題,我的心才能落下來。”王建業說。(記者 張燦燦)

責任編輯: 桂楷東
500万彩票_欢迎您 阿克苏市 | 买车 | 洛隆县 | 贡觉县 | 石泉县 | 中超 | 宿松县 | 武宁县 | 景泰县 | 佛教 | 车险 | 奎屯市 | 凯里市 | 建阳市 | 阿坝 | 青浦区 | 惠来县 | 镇坪县 | 即墨市 | 祥云县 | 阿拉善盟 | 墨江 | 隆德县 | 察雅县 | 宁德市 | 新晃 | 彭州市 | 绥宁县 | 尉犁县 | 陆丰市 | 金山区 | 佛冈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