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前沿科技首頁 > 最新文章 > 精準醫學  > 正文

我們匯聚微光, 一起照亮世界

2020-03-12 11:54:07 來源: 科技日報 作者:

 3月10日,武昌方艙醫院最后一批痊愈病人共49人出艙。圖為在武昌方艙醫院,醫護人員等待出艙時互相鼓勁。 新華社記者 費茂華攝

 武漢武昌方艙醫院正式休艙,醫護人員護送最后49名痊愈患者出艙。圖為醫護人員護送痊愈患者出艙。

新華社記者 肖藝九攝

白衣戰士抗疫日記

新冠病毒掀起了一場戰疫”,醫生和患者都用自己的方式迎接挑戰。我喜歡挑戰,SARS和新冠肺炎,都不曾讓我恐懼。

“這玫瑰正像無條件的母愛,無怨無悔地給予不求回報的溫暖,舍不得讓孩子受到一點點傷害,哪怕只是一根小小的刺!”

無刺的玫瑰更幽香

3月9日 武漢同濟醫院 小雨轉多云

袁曉寧 北醫三院援鄂醫療隊臨時黨總支書記、感染管理科副主任

繁忙而又充實的一天,我們談心談話,組織發展,又有四名同志加入了黨組織,真為他們高興。

忙碌總算告一個段落,我接到李佩濤護士長的電話,說醫院送了三八節禮物過來,當我伸手接過三支嬌艷欲滴的玫瑰時,接得小心翼翼。

佩濤見狀樂了,說:“袁隊,您放心,這玫瑰沒有刺,工會的老師把刺一根根都剪掉了!”聽完,我除了驚訝,還有感動。

玫瑰,向來以美麗而多刺著稱,人多拿它比喻愛情,甜蜜又需要精心呵護,要細心躲開銳利的刺。我正是因為它多刺,轉而喜歡康乃馨,今天收到的沒刺玫瑰卻恰好彌補了“想愛不想痛”的遺憾。這玫瑰正像無條件的母愛,無怨無悔地給予不求回報的溫暖,舍不得讓孩子受到一點點傷害,哪怕只是一根小小的刺!

我的大三院啊,不論是SARS、玉樹地震,還是曠日持久的抗疫之戰,三院作為醫療隊的大后方都給予隊員們母親般的愛,小到一支筆,大到一件行李箱,實用到一包紙巾,浪漫到一支玫瑰花,無不傳遞著濃濃的愛。迅速集結的醫療隊背后是辛苦的娘家人——工會、總務、醫工處、黨院辦、宣傳中心……每個人都在自己的崗位上淋漓盡致地發揮著三院精神,踐行著三院速度,彰顯著三院質量!“召必達、達必戰、戰必勝”的不僅僅是三院醫療隊,而是整個大三院!

春暖花已開,我們相聚的日子指日可待!我們可以擁抱的畫面已可期!

沐浴著無刺玫瑰的幽香,今夜一定可以好眠。晚安,愛你,我的大三院!愛你們,我可親可愛的三院同仁!

“人生就像爬長城,咬住牙一步一登高,才能看到更美的風景。來武漢,同樣是如此。”

咬牙迎戰,才能看到更美的風景

3月9日 武漢協和醫院西院 小雨轉多云

李艷 北京宣武醫院援鄂醫療隊隊長兼臨時黨支部書記

我已經想好了回去要做的事:在某一個晴朗的日子,和兒子下午三點開始爬長城,下午五點登頂,眼前一片落日余暉灑在佇立千年的石墻上。臺詞也想好了:人生就像爬長城,咬住牙一步一登高,才能看到更美的風景。來武漢,同樣是如此。

得知北京決定向武漢派出醫療隊,我毫不驚訝。我是宣武醫院呼吸科醫生,專攻呼吸系統疾病,又在ICU工作,習慣了救治重癥病人;科里其他人都有更重的家庭負擔,有的正處于哺乳期,有的要照顧臥床老人,我家中老人不多,孩子又在寄宿學校,沒有太多牽掛。

促使我舉手報名的,還有一點特殊的情懷。2003年,我曾參與抗擊非典,在高年資大夫的“傳幫帶”下堅守一線救人,有前輩們的指點和照應,我并沒有特別恐懼。17年后,新冠肺炎疫情來勢洶洶,我覺得自己要向前一步,為年輕同事擋一點風雨。

1月27日,我領隊抵達武漢,戰況比我預料的更加急迫。

在ICU從醫多年,目睹死亡,對我來說是一件“尋常事”。新冠肺炎并非絕癥,我們所需要的,不僅僅是普通的救治工作,還有直面疫情肆虐的勇氣與堅守。我能做的就是埋頭干活,努力救人。每次從隔離區離開,我都會告訴自己,時間會緩解這些沉重的情緒,日子總會一天天地變好。

戰“疫”期間,一些患者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一位在武漢工作的小伙子,思維清晰,春節回家前一天發現自己發燒,果斷退票、自我隔離,隔離期間避免與任何人接觸,點外賣就讓小哥掛在門把手上,每天監測體溫、對癥狀和用藥做詳細記錄,能清楚回答醫生的問題。最終,家人沒有一人感染,自己也順利康復。

新冠病毒掀起了一場戰“疫”,醫生和患者都用自己的方式迎接挑戰。我喜歡挑戰,SARS和新冠肺炎,都不曾讓我恐懼。我希望這份勇氣能傳到兒子身上。

這里再次人聲鼎沸時,該是場體育盛事吧

3月8日 武漢體育中心方艙醫院 陰轉小雨

陳云鳳 江蘇省人民醫院、南京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神經外科主管護師

“終于還是走到這一刻,要奔向各自的明天……”本來應該是高興的,因為今天不僅是婦女節,還是我們武漢體育中心方艙醫院休艙的日子,但不知為何,我內心卻總有種淡淡的不舍。

我們在這里奮戰了3周,從一無所有,到收治570名患者“滿員”,再到如今空落落的大廳,我感覺仿佛經歷了一場短暫的輪回。在這里,我們經歷了艱苦卓絕的草創,迎來過新冠肺炎輕癥患者的大潮。當然更重要的是,我們最終能幫助這些患者康復出院。

第一批患者出院時,大家內心都不約而同地狂喜。每個人,無論醫患,都看到了希望;隨后僅僅兩三天的時間,半數患者攜手康復,我們感受到的是疲憊中的自豪;今天我們送走最后一批患者,我內心有些不舍,也有些釋然。

我突然明白,在這短短的時間里,不僅有些患者把這里當成了家,我們這些醫護又何嘗不是這樣呢?可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況且方艙醫院休艙,終究是件大喜事,患者終于康復了,疫情也得到了控制,我們大家也功德圓滿了,該功成身退了。

送完這最后一批患者,我忽然心有所感,不可抑制地想去看看這些天我們始終堅守的這塊“陣地”的全貌。順著體育館的臺階,我一步步走到最高處,內心感到:這一刻好安靜,這里也好空曠!也許,這里下一次的人聲鼎沸就該是一場體育盛事了吧!

揮去腦海中的胡思亂想,應著隊友們的呼喚,我快步下了樓。坐在回酒店的接駁車上,我打開微信,滿眼看到的都是我們江蘇醫療隊方艙醫院醫患群里閃動的信息:有祝愿我們節日快樂的,有向我們表示感謝的,更多的是邀請我們待疫情完全散去,再來武漢賞櫻花、吃美食。

說真的,這些天方便面是吃了不少,地道的武漢街頭熱干面卻是緣慳一面啊。面對熱情好客的武漢人,我想,總有一天我會帶著老公孩子,在這里從容淡定地逛逛街頭,悠閑散漫地聽聽俚語,然后吃上一碗滾燙的熱干面。當然,我還想再來武漢體育中心看一場比賽,只是不知彼時會不會有“庭樹不知人去盡,春來還發舊時花”的感慨。

“在這里,我們經歷了艱苦卓絕的草創,迎來過新冠肺炎輕癥患者的大潮。當然更重要的是,我們最終能幫助這些患者康復出院。”

責任編輯: 田新盛
500万彩票_欢迎您 青铜峡市 | 久治县 | 尼勒克县 | 温宿县 | 汝南县 | 台中市 | 石阡县 | 灵台县 | 丰镇市 | 株洲县 | 洛隆县 | 曲周县 | 潞城市 | 邛崃市 | 禹城市 | 凤山市 | 镇赉县 | 武邑县 | 资源县 | 冀州市 | 岑巩县 | 神木县 | 裕民县 | 海兴县 | 石嘴山市 | 浙江省 | 邹城市 | 镇康县 | 洛南县 | 利川市 | 平顶山市 | 剑川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