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滅新冠病毒,群體免疫是否可行?丨追問新冠肺炎?

2020-03-14 20:43:55 來源: 科技日報 作者: 付麗麗

科技日報記者 付麗麗

13日,有媒體報道,英國官方承認有意讓大多數英國人感染新冠肺炎,以此獲得群體免疫。

消息一出,輿論嘩然。“還是祖國好啊。”有朋友感慨,朋友前兩年剛從海外留學歸國,而他愛人還在英國。

Sky News官網截圖

當前,新冠肺炎病毒在歐美開始大規模流行,從目前應對措施看,與中國的抗疫模式不同,歐美等主要國家并不嚴格控制病毒的傳播,只是減緩疾病傳播的速度。

“對于傳染病的防控策略,只有最合適的,沒有唯一的選擇。”有專家表示。但讓普通人不解的是,究竟什么是群體免疫,這種看上去有點不近人情,甚至有些不人道的做法到底可行嗎?

什么是群體免疫?

“群體免疫,簡單說就是一個群體中大部分人有了某種病毒的抗體后,就具有了群體免疫效應。”南方醫科大學三級生物安全實驗室主任趙衛在接受科技日報記者采訪時說。

趙衛介紹,形成群體免疫的途徑有兩個:即疫苗免疫和自然免疫,關鍵是人群中要有足夠多的人具有免疫能力。從目前統計看,一個新冠病毒感染者會傳染2-3人,那么如果一個群體中有3個人,必須有兩個人要有抗體,才能形成群體免疫。

確實,德國哥廷根大學農業經濟與農村發展系講席教授于曉華也撰文指出,群體免疫是否有效,需要達到群體免疫門檻,其是由病毒的基本傳染數R0決定的。R0就是平均一個病人傳染的人數,如果R0<1,這個病毒會越傳播感染人越少,就很難形成大規模的傳染。假設按照新冠病毒的R0=3來計算,那就是一位感染者,平均要傳染3人。

理論上,如果一個人群中超過67%的人形成了免疫,這位感染者傳染人數會小于1人(其他超過兩人已經免疫了),這樣會導致R0<1,流行病就得到了控制,群體就形成了免疫。

文章開頭所引報道推斷,新冠肺炎的群體免疫率是50%-66%,如果將英國總人口作為一個群體,那也就意味著將有3300萬-4400萬人需要產生抗體,才能實現全英國的群體免疫。

“對于沒有疫苗和特異治療藥物的傳染病,建立群體免疫是最終真正有效對抗這種傳染病的手段。”趙衛說,比如流感,其實在我們國家疫苗的接種并不普遍,之所以似乎流感沒有那么可怕,之前大家感染過,群體免疫水平高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在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感染性疾病科主任醫師林炳亮看來,群體免疫最有效的手段是注射疫苗,當然疫苗短期無法很快研發出來。但新冠病毒危害性和傳播力非常強,而且所有人群都易感,尤其是一些免疫功能比較低下的人,如老年人,還有一些年輕人,如果沒有得到及時治療,病亡率還是非常高的。“因此,讓民眾自然感染,從而獲得群體免疫這種做法,我個人認為風險很大。”林炳亮說。

故意讓數千萬人感染是對英國的誤讀?

對于上述新聞(戳此處了解原文),有不少媒體在發布相關報道的時候做了這樣的標題:《英國官方剛剛承認:故意讓數千萬人感染 獲得群體免疫》。

“故意讓數千萬人感染應該是誤讀了英國官方的策略,英國的策略應該是因為醫療資源有限,無法收治和集中隔離所有的新型冠狀病毒的感染者,采用了把有限的醫療資源留給重癥患者的方案,以盡可能降低病亡率。同時,讓發熱患者在家隔離,在保證收治重癥患者的同時,盡可能讓患者的增速不要過快,避免導致醫療系統的崩潰。”趙衛說。

但即使對于輕癥患者,林炳亮表示,我國最開始也采用的是居家隔離措施,但由于中國家庭人口一般比較多,很難達到一人一個獨立的房間隔離,后期就成為家庭聚集性傳播。不確定英國具體是什么情況,如果一家人口不多,每個人有獨立的房間,那還可以。如果一家人都在一起,這種風險也是很大的。

“傳染病的控制有三個途徑,一是控制傳染源;二是切斷傳播途徑;三是保護易感人群。”林炳亮說,當前這種不控制傳染源、不切斷傳播途徑,而讓所有易感人群都達到免疫的做法,從傳染病防控來講,是非常不可取的。可能致使很多人都會感染,而且約有10%以上會發展成重癥,最終病情加重甚至死亡。

林炳亮認為,英國可能是想通過這種措施來減少和控制其醫療成本,但這樣做后果很可怕,很可能是得不償失,付出的醫療成本代價更重。

確實,按照英媒的解讀:英國政府這樣做的策略是使病毒充分傳播到整個人群,以便英國人獲得群體免疫,但為了讓那些有嚴重癥狀的患者得到足夠的醫療救治,這就要求英國政府需要讓傳播速度減慢,這樣醫療服務就不會因為病例突然激增而不知所措,造成悲劇。

群體免疫是否可行?

“從純粹專業角度講,群體免疫策略是可行的。畢竟這種疾病還是一種自限性疾病,在低齡人群的死亡率相對較低,但付出的代價應該是人類社會所不愿承受的。”趙衛說。

事實上,趙衛表示,如果不加控制,能夠自然免疫的人的比例應該是相當高的。如我國過去在不接種甲肝疫苗的情況下,人群的自然感染率是70%。對于一些基本傳染數非常高的傳染病,如麻疹和百日咳,如果沒有疫苗,實際上人類也無法通過控制傳染源、切斷傳播途徑的方法進行控制。

當然,對于新冠病毒,人們還是有希望通過控制傳染源、切斷傳播途徑的方法盡可能延緩群體免疫的過程,甚至消滅這種傳染病。讓高危人群即高齡和有基礎性疾病的人盡可能少外出,是非常好的降低病死率的方法。

對此,林炳亮則有不同的看法。“目前來看,病毒進入人體后,能夠產生多強的免疫力并不是很清楚。產生了抗體之后,是不是就有了對抗這種病毒的免疫力,也就是說究竟是不是保護性抗體,還是個未知數。”林炳亮說,病毒進入人體之后,如果病毒量很高,就會誘發很明顯的免疫或機體反應,這對個體來講也是致命性的。此外,一些人即使是注射疫苗,都產生不了抗體,而直接就讓他暴露在病毒之下,風險可想而知。從倫理上講,也是不可行的。

于曉華也指出,這樣的政策存在很大的風險,因為新冠病毒的很多特性還不知道;這是一場豪賭。

第一,病毒對年輕人的殺傷力會不會一直很低?畢竟武漢也有年輕人病亡。第二,病毒感染速度能不能控制在醫療設施的控制應付能力之下,會不會傳染增速突破醫療系統的負荷,然后造成大量死亡。第三,這是一種RNA病毒,變異很快;獲得性免疫是否對變異病毒有效,能保持多久,現在也沒有一個科學研究結論。

“對于傳染病的防控策略,只有最合適的,沒有唯一的選擇。”趙衛強調。

加載更多>>
責任編輯:陳小柒

時評

更多>>

不必對人工智能畏如虎

近年來隨著人工智能技術的進步,許多人擔憂有朝一日人工智能會替代人類的工作崗位,造... [詳細]

500万彩票_欢迎您 阳泉市 | 三门县 | 八宿县 | 和静县 | 巢湖市 | 黑河市 | 固安县 | 西和县 | 文登市 | 临猗县 | 峨山 | 江都市 | 巴楚县 | 于都县 | 新龙县 | 子长县 | 观塘区 | 阿瓦提县 | 汝城县 | 潜江市 | 微山县 | 吕梁市 | 西畴县 | 上饶市 | 朝阳区 | 梅州市 | 宜都市 | 刚察县 | 酉阳 | 鲁山县 | 怀宁县 | 五河县 |